热线电话:400-880-XXXX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薪酬行情

香港即将进入曾荫权时代

来源:广州人才网 时间:2020-02-15 作者:lulu 浏览量:

香港即将进入曾荫权时代


 董建华3月辞职,新特首6月补选;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下一任特首人选,众人瞩目曾荫权。

  《大公报》对香港第一任、第二任特首董建华如此评价:他的最大贡献,在于确立“一国两制”体制、提高港人对国家的感情和认识,开启香港和内地特别是珠三角的良好合作关系,而且继续致力在国际上加强香港自由经济和民主法治的形象。

  为香港服务了38年的曾荫权形容参选行政长官是他人生中的最大决定,他的竞选口号是“用心务实为香港”。之前,这个孤独的西药推销员通过奋斗成为政府公务员、香港财爷、香港公仆之首的传奇,在香港家喻户晓,印证了香港自由开放的社会价值和“打不死”的香港精神。前任特首、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支持曾荫权,认为他是带领香港前进的适当人选;民意调查也显示他深孚香港各界民望。

  香港要在第三任特首的领导下再创生机。香港人期待香港走出“中年危机”,再次成为“机会之都”,让700万香港人都能走出一个新局面和大好前途。面对未来,香港和中国内地互为发展机会。

  “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董建华先生的名言将继续成为香港前景的写照。

  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二届行政长官的补选,虽然仍在前奏阶段,但香港已无人怀疑,辞去政务司司长职务参选的曾荫权先生将稳操胜券,由于曾为各界选委接受,又获得中央政府的“祝福”,因此另外两个对手——泛民主派的李永达及有“潮州怒汉”之称的詹培忠遑论取胜,恐怕连获得100名选委提名的参选资格都有困难,使这场补选很大机会成为“独角戏”。

  如果我们从香港经历重大历史性转变后迈向新阶段的角度衡量,曾先生也许并非是今后统领香港的最佳人选,但现代社会的领袖往往是由各方平衡后能计算出最大值的人出任。今日的曾荫权和当年的董建华先生,他们的“最大值”都远远超过其他人选。

  董建华在回归后出任首位行政长官,在一般人眼中只是一匹“黑马”胜出,但其实他的当选充满必然性。董先生年轻时在英国受教育,回归前又有在行政局参与港英决策的经验,其父为美国政经界所熟悉,家族亦在台湾有广泛的人脉关系;而香港市民虽然对他认识不深,但却不反感;这些香港回归后第一届行政长官必需具备的要素董先生都拥有,因此当年香港社会也许还有比他能力更强的领袖人物,但董的当选仍属必然。

  今日的曾荫权先生也是一样,虽然他造势前的民望和经济战略眼光不是样样领先,但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技术官僚,具有相当不错的管治能力;其理念及形象大致上为民主派及香港民意接受,他的天主教徒身份亦在中央政府眼中另有战略价值。因此从香港社会以及政府管治稳定的角度评估,他是“最大值”的人选。

  早在董先生宣布提前退休、而曾开始署理香港特首时,我就指出:对中央政府来说,曾荫权最大的战略价值在于他可以较好地作为“一国”与“两制”之间的纽带,他是“北京意志”与香港“主流民意”之间的桥梁。曾荫权如果当选,也会是一位非普选产生但民意支持度较高的行政长官。

  曾荫权的竞选政纲十分全面,任何一位没有明显界别及党派倾向的竞选者大概都是这样。政纲中较为引人注目的是提出改组行政会议及成立香港长远发展策略委员会,这都是让港人有所期待的。但行会改组存在着方向性的问题,曾和香港社会精英同样意识到行政会议决策力弱化、政策水平不高,但是如何改造,是行精英制还是结合政党改成另类立法会却未有定论;长远发展策略委员会也是,是咨询机构还是决策机构?若是后者,需相应地在政府架构内成立战略产业局才对,但尚未有迹象显示曾荫权会重整组政府架构。综观香港目前的经济表现,当地中短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有长远性的隐忧:在一些传统的角色与功能被替代后,如何建立起新的核心竞争力?香港现时仍未有全盘的、长远的规划。

  在经济领域,香港除了CEPA的机遇,还遇到前所未遇的挑战。我们可以将香港与中国比喻为一个小球体和一个大球体,由于种种原因,在1980年代以前,中国在经济上一直被外间视为“不动”的球体,因此香港这个小球体虽然在中国这个大球体旁边,但没有受到任何牵引力的影响,运转自如。但大球体一旦动起来后,其所产生巨大的引力必将使香港这个小球体被动地改变自己原有的运行轨迹。香港人普遍认为,1997年是香港历史的转捩点,但只有极少人意识到,其实真正对香港产生重大影响的是中国在经济领域全方位与国际接轨及执政党的深刻变革,比如立法保护私有产权等,这是香港从来没有面对过的中国新格局。只有明白到这一点,香港人才有可能找到正确的因应之道。“非典”后,中央开放国内居民港澳自由行以及推出CEPA,令香港经济获得更多发展机会,但这些并不是当地长远的核心竞争力,香港需要深化与大珠三角的联系及建立自己的战略产业才能确保持续发展。

  香港本质上是一个经济都会,因此对特首的经济眼光是有要求的。

  回归前英国人为香港留下了很多宝贵的管治经验,但香港的历史处境和当年已大不相同,这不仅仅是因为九七回归,未来的香港,需要一个战略型的领袖多于需要一个技术官僚,曾荫权能否从一个传统的政务官提升为一个高瞻远瞩、了解中国的政治家,对香港至关重要。

  香港以前是“机会之都”,现在到了“中年危机”。香港人心里所期待的,或者是一个讯号,促使民间先起步,向前直走,走出一个新局面。

  "期待”属于将来式。对一直在现在进行时状态下生活的香港人来说,他们不习惯讲期待。期待需要他们静下来,想一想,想将来。期待需要找到寄托的对象;香港人不会把希望放在一两个人的身上。香港人的特点是没有人愿意停一下,就算稍微放慢脚步,亦会很不自在。香港人也不喜欢等待--等待新希望的出现。等待不够实际。对香港人来说,有时候一年已是很远很远。坦白说,一年之前,谁会想到特首出缺,竟然会发生补选这回事?如果有人谈论过这事情,那通常都只是胡闹乱讲的,没有人会认真对待。

  反过来说,董建华先生请辞特首一职只不过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现在的感觉却好像很遥远;对于整件事情中的很多细节,甚至已经记不起来了。如果不是需要进行补选,给选举活动的喧闹声音所提醒,或者香港人早已把董建华先生为首的特区政府管治看待为已完结的档案,暂且安放在记忆系统的某一个角落。就是这样,董先生的大名在一夜之间消失于香港社会的公众论述。这并不是说他不重要,而是他与每天在发生的社会大事不再相关了。这不是人情冷暖,更不是跟红顶白。只是这一切已属于过去式,事情已告一个段落。在这个变局里,一切都很快,很突然,像按钮“重新开机”一样,之后画面完全改变了。

  情况也像一些港产片的情节,镜头一转,已是另一番景象。至于日常生活,一切如常。这是香港人一贯的生活态度。事实上,在香港,新闻话题从来不缺,社会上大小事情,天天在变。有人认为香港生活太刺激,但对香港人而言,变幻是永恒。无论出现了什么风浪,市民少有作出过度活跃的反应或太过兴奋的表情,套用民间流行的话说,皆因消息早已在“市场消化 ”。原来是意料之外的,现在已变为常态的一部分。把消息消化,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香港人一向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事情到了关键时刻,总会有解决的方法。他们不习惯计划,但善于随机应变。香港人向以“八仙过海”作为生存的策略,各自想出自己的办法,而总和则是一个各有机会的环境。对香港人来说,明天又是另一日,这代表积极,不是消极主义。长期在现在进行式状态下生活的香港人,活在当下,就是继续向前。事实上亦只有不断前进,才能促成转变的出现。就算要重新定位,香港人也只会以现在进行式对待──边走边想办法。香港人很少会坐下来想办法。他们一天到晚都忙于解决眼前的大小事情。他们未必缺乏能力去看得远一点,只是习惯了今天的事今天做,不会对明天想得太多、太入神。

  当然,我们不能说香港人对未来没有期待。他们期待转变,期待有一个新的局面。但他们的期望不会集中在某些领袖、个人身上。在他们眼中,个人并不可靠。依靠个人跟望天打卦没有两样。

  是错误理解也好,是主观意愿的投射也好,香港人以为香港社会是一部机器、一套制度(至少他们希望如此)。它有它的一套规矩与逻辑,它有它的一个系统。

  SARS袭港时香港人是靠专业人士紧守岗位和市民大众各自做好本分来应付危机。SARS期间及之后,香港是一个“半自动波(好像汽车的自动排档)社会”:由平民百姓站在前面,人人多走一步,多付出一点点,对旁边的人多一点关心,来把事情做好。其实在刚过去的几个月里,没有人对特首请辞会否影响政府的日常运作的问题感到好奇,甚至没有人会问政府的领导层有变,这对特区管治会否造成冲击。在董先生正式请辞前后,市民从来没有怀疑过政府施政会因此而出乱子。对香港人来说,明天之可以又是另一日,皆因他们认为组织与制度可以信任,政府可如常运作,不会影响市民生活。

  有趣的是,香港市民显然也不介意有一个“无为而治”的政府。当个人的方向感并非源自政府的政策或意识形态的时候,领导们的存在与否便不是大众的关注点。与其对领导们谈期望,不如关心自己,看看有些什么可以做得更好。

  市民真正关心的问题是这部机器或这套制度是否出了问题。关于这一点,香港人心中有数。战后至今60年间大致运作良好的香港制度,其实已到了“中年危机”。以前是“机会之都”,现在“全球创业观察”的调查显示香港人的创业率持续偏低;以前香港是东亚地区在文化、思想方面最不受拘束和跳跃活泼的城市,近年连参与“影帝”角逐的男演员,来来去去不出那三五位候选人;曾几何时,香港创作天马行空,现在最缺新意和未能令人有意外惊喜;以往香港这个城市有着各种各样的发展空间,人人在“灰色地带”寻找自己的机会,现在连香港的街道也变得死板、单调。旧的机器、制度、系统开始转得不顺,与新环境擦不出火花,无法“四两拨千斤”,激活新的动力。这部机器、制度、系统不单只需要翻新,还要加入新零件,注入新元素。这一个翻新的工程应该是基于过去的优点,而同时又要面向未来。

  香港人期待一个新局的出现。既然已经按下reset钮掣,旧的一局游戏已经正式完结,未来应该是一个新局。Game over之后不应该是旧调重弹。机器或制度的内部运作出了问题,便应该好好检查一下,决定如何修理。但是以香港人的性格,他们不会静下来好好检讨。再者,这部机器或这套制度又未至于全面“死火”,无法运转下去。于是,只做小修小补又继续下去。这正是现时香港的困局所在。市民不会对政府作出特别的期望,但又苦于无门路去激活一次正面和积极面对“ 中年危机”的“全身检查”。香港人心里所期待的,或者是一个讯号,促使民间先起步,向前直走,走出一个新局面。

  新香港在于新前途、新商机、新自信、新作风、新视野、新期待。世界变了,香港依然在潮头。

  特首换了,香港依然是那个中国城市方阵中的舒马赫,是城市中的城市,是被神话了并被继续称颂和效仿的榜样,是被更多“自由行”的中国人体验着的传奇。

  商人背景的特首董建华之后,新任特首如换上公务员背景的曾荫权,应该能为香港带来新气象。共同点是,他们都是了解香港、热爱中国的中国香港人;不同的是,今日之香港与8年前的香港所面临的世界和中国,已然有了新的变化,世界越来越一体化,而中国越来越具有全球思维。

  香港回归8年来也算历经世事磨难,从金融风暴到SARS,从城市产业定位的转型到中产阶层走出负资产的阴霾,香港人从未停下匆匆的脚步。“打不死”的香港精神和成熟商业社会里的健全体制,都在支撑着香港人度过难关。当然,更重要的是,香港人还有一个“靠山”——“一国两制”。董建华“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的名言揭示了香港的未来与中国的未来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而始于2003年的CEPA则是明证。在过去一年中,香港与中国内地的经贸合作更加频繁、便捷和深入,全体香港人都能感受到经济复苏并走强的暖意,并从中受惠。

  新香港将会“新”在哪?它的“新”,在于一个新任特首及其政府开辟的新前途;在于与内地的经贸合作日渐“无缝链接”所催生的新商机;在于经济回暖、就业机会增多、负资产减少所托起的新自信;在于香港人除了办事规范、规则先行之外随机应变的新作风;在于更广阔的城市交流所拓展的新视野;在于新的全球格局中香港人对自身定位的新期待。

  世界变了,香港依然在潮头。

  香港经济强劲复苏

  “Lifestyle in the sky”,这句楼盘广告语最近在香港特别勾人心魄,因为该楼盘最近创下了香港楼市的天价,空中复式单位高达38000港元/平方(英)尺,也就是每平方米约38万元人民币!这幢雄峙港九的豪宅名叫凯旋门。没有什么能比楼价更让香港人敏感,凯旋门的天价不但带起香港的豪宅价格不断攀升,而且也成为香港地产升温的标志性事件,大多数负资产人士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解套了!

  随着楼价飙涨,市民对经济复苏的信心不断攀升,香港也迎来了九七以来阻击经济衰退的首次凯旋。2004年香港经济增长率高达7.5%,本地商品出口增长16%,同时企业恢复赢利,消费者信心上升,特区政府财政赤字大幅收窄。随着经济好转,香港报纸上“事求人”的招聘广告越来越多,不但减低了香港人对失业的恐惧,而且还给予人们更多的选择,工薪阶层在经历多年的减薪后,也因此开始获得加薪。

  2003年下半年,随着《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协议(简称CEPA)的签署以及内地港澳自由行范围的扩大,香港经济开始强劲复苏。CEPA为香港与内地的经济融合扫除了障碍,开辟了通途,为香港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奠定了基础。而自由行短期效果突出,内地访港旅客人数成倍递增,由2000年的400万人次跃至2004年的 1200万人次。内地游客在港不但观光旅游,而且疯狂扫购,很多人是一掷千金,毫不皱眉,让香港人见识了内地人民的富庶与消费欲望。CEPA与自由行,一个着眼于长远,一个显效于短期,让香港经济迅速恢复起色。

  市民心态一变再变

  然而,仅仅在两年前,香港人还在经济低迷和SARS的双重夹击下苦苦挣扎。1997年,金融风暴重创东南亚,香港虽然抵挡住了国际金融大鳄的狙击,但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而2000年以来的美国经济衰退给香港以新的打击, 2001年香港经济增长从2000年的10.20%骤然跌至0.5%。持续通缩,负资产人士增加,财政赤字,失业率高企……层层重负,压在每个香港人的心头。

  与香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亚洲金融风暴过后5年,金融风暴中的泰国、韩国、新加坡以及马来西亚都度过了危机,经济增长焕发勃勃生机,而香港经济仍不景气。香港人从新加坡比到上海,从上海比到广州,越比越不自信,结果让特首每次发表演讲时都要频频对市民进行信心喊话。香港人的自信心一跌再跌,心态一变再变,以至于让中央政府“挺港”,甚至“救港”的呼声都出来了……

  2003年初SARS爆发,香港经济更是雪上加霜,而更让人悲痛的是全香港有大约300人被非典型肺炎夺去生命。4月1日,影星张国荣在香港中环上演了他人生最后一幕,结果在香港掀起一波自杀潮,在他自杀之后的短短9个小时内,香港有6个人相继跳楼自杀,自杀死亡比率攀升到18%,创下全球史上的纪录。2003年香港人的信心丧失殆尽。但也在这时,香港迎来了转机。

  现在的香港,市民信心随着楼市高涨,心态也随经济越来越好。在香港街头问路,他们会憋着一口普通话给你详细指点,因为他们知道,好客之道才是生财之道。报纸上虽然少不了批评和挖苦,但人们关心的焦点已经是西九龙文娱区是否该建设?是否涉及官商勾结?香港人口即将面临老龄化问题,是不是应该鼓励生养三个孩子?

  基础建设锦上添花

  随着经济的复苏和信心的增强,香港人发现自己朝夕与共的环境也越来越美好。这不仅仅是心态发生了变化,而是过去谁还有闲心关心变化呢?八年中,新机场、国际会展中心相继建成,成为香港新的地标性建筑,为东方之珠再添几分亮色。八年中中国最先进和最现代化的图书馆和博物馆也在香港落成,那就是香港中央图书馆和香港文化博物馆。即将于今年9月开幕的迪士尼乐园不但是香港旅游业的饕餮大餐,更将成为香港一道亮丽的文化娱乐风景。

  维多利亚港是香港的眼睛,在连绵山脊的衬托下,尽展迷人魅力。特区政府一如既往尽力呵护,并着重改善九龙海滨景观。自2004年8月实施尖沙咀海滨长廊美化计划,政府还计划把西九龙填海区南端一块面积约四十公顷的海旁土地,透过私人机构发展为汇聚艺术、文化、商业及娱乐设施的世界级文娱艺术区,提供场地举办大型艺术及文化活动,提升香港作为亚洲文娱艺术中心的地位。这就是在香港近期的焦点话题——西九龙文娱艺术区。

  目前全港九个旧区之中,有二千多幢超过三十年且残破的旧楼,十年内更可能增加到三千幢。2001年港府成立市建局,实施全方位策略,四管齐下全面改造旧区旧楼。特区政府在为旧区创造生命力时,也逐步发展新市镇,比如东涌新市镇就是一个与自然环境和谐配合,又能保留文物的现代新市镇。目前政府正在为将军澳新市镇的进一步发展制定全面计划,改善其整体设计,以期在未来把将军澳建设为一个四通八达、朝气勃勃、都市设计别具特色和居住环境优越的新市镇。

  为保持香港作为全球物流枢纽的地位,巩固香港作为全球最有效率、最繁忙的货柜港地位,政府一方面扩展港口的设备,兴建九号货柜码头,预计整个码头于2005年落成,另一方面加大与内地的交通联系,与深圳相连的西部通道过程预计在明年中竣工,港珠澳大桥已完成各方准备,可谓只欠东风。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在张国荣离世不久,香港影星黄秋生在金像奖典礼上如此感叹。的确,今日的香港不但在回归转型的阵痛中获得新生,也在经济转型的烈火中寻求再生。

分享到:
微信公众号
手机浏览

Copyright C 200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鑫潮人力资源服务 苏ICP备12049413号-3

地址: EMAIL:admin@admin.com

Powered by PHPYun.

用微信扫一扫